從前從前,在思想逐漸開放的年代。一處偏遠村莊有位老員外,位高權重、得人尊敬。這天,地方來了一位土豪劣紳,看上老員外的女兒,意圖納為妾室。但老員外的女兒認為自己的人生不該斷然決定,懇請父親拒絕土豪的提親。

然而,土豪家族勢力龐大,為了取得鄉親認同,投入村莊地方建設,同時對老員外一家施以壓力。鄉親們開始批評其女兒的無知,任何的反抗都被視為忤逆不孝之行為;人後閒言閒語,人前冷眼面對女兒因得不到父親的支持、眾叛親離,更覺孤單。最後在百般不願下還是嫁給了有權有勢的土豪,做人妾侍。雖然衣食無虞,但也從此過著男尊女卑的生活。

.....

 

2014年3月30號

近50萬人走上凱達格蘭大道,要求政府退回未經審查的服貿協議。我要謝謝打頭陣的學生,喚醒了人民的公民責任。這是一場硬碰硬的怒吼,這期間甚至有抗爭者與維安警力發生不少衝突火花。然而參與抗爭的先鋒必有覺悟要為自己行為負責,他們在這混沌強硬的體制下,擁有多數臺灣人所沒有的膽識力量
 

解決問題的方式有很多?為何一定要遊行抗議?

如果政府一開始就願意溝通,抗議者何需佔領國家機構。我們沒經歷過“大江大海” 但是我們應該要比誰都清楚:現在的「自由」是犧牲多少血汗才發出新芽,何理輕言放棄?

 

 

嫌社會不夠亂嗎你們?

「政治」需要全民的參與和監督。政府如果背信於民,人民當然有權利站出來。而且太多人搞錯此次抗議的重點,並非「反對法案」也不是法案"過"與"不過"的問題,而是政府的「誠信」與「道德」問題。某些試圖控制民心的特定媒體,至今仍被大部份臺灣人所縱容,事實上這些以利益為中心「昨日造謠、今日造神」的媒體才是社會亂源。你說政黨在製造對立?或許是,但在野黨作為反對黨,亦有義務監督執政黨;如果黨派停止鬥爭之時,不就是一黨獨大之時嗎?

如果今天電視台不播節目只剩廣告,你還會不會看電視?其實我們該支持的是政治理念,而不是任何政黨色彩,我們該分清楚什麼是“明爭”什麼是“暗鬥”。民主國家需要人民了解政治、參與政治、監督政治。試著走出同溫層,不要互相攻擊或被分化,也無需被任何一方所控制。

 

  

 

民主,人民做主,但不代表自己一人就可以做主。

沒有任何一方可以控制人民、也沒有任何一方可以代表人民。民意必須合乎多數人的意見、尊重少數人的權利,前提仍是執政者必須重視民意,才以為民主。

言論自由,不代表可以不尊重

用言詞污辱他人即是言語暴力,尤其辱罵國家元首亦是對國家的不敬。再者,更多謾罵都是只廢話,你可以抵制、也可以抗議、更可以推翻 ,公民道德不應扭曲。

「擱置爭議」傷口永遠不會撫平

你要全力搶救還是要截肢?全力搶救,或許會因此失去生命,但無論如何都將活得更有尊嚴。選擇放棄而截肢也沒關係,你亦可坐享表面安逸的生活。只是,今天執政者卻選擇留著傷口「苟延殘喘」。

 

Yan

2014/ 04/ 06

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n 的頭像
Yan

YAN BLOG / Studio

Y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